Whly

没原则的傻逼 尝试着公正对待一切.
没方法的菜鸟 企图用零碎拼凑逻辑.
有梦想的垃圾 有红心就会得意忘形.
今天也傻傻地看有没有人给评论.
不怕尴尬的话 好希望能一起聊天!
./
火影蝎迪 迪蝎.
真实是瞬间的,艺术是永恒的.
雷区是蝎樱 樱黑 太娘的迪达拉.
/
文字是生活必需品,总找安静地方画画,音乐为伴,用镜头断章取义。
“故事是每个人的神明。”

.感谢看到这里 背景by 魔界K

什么艺术家都是孤独的啊??
我怎么会爱上迪达拉这个傻子?
傻啊 混蛋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

北鸥:

哭了,谢谢你们!!!!

今天黑眼儿被催更了吗:

谢谢!

卜卜Momok:

sleepy-Cigarette:

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每一颗小心心和蓝手
让我知道自己不再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
【鞠躬】

将啓:

说到心坎里orz
我是一个画完十分钟后开始嫌弃自己画的东西的人。不是因为你们的支持我可能早就画不下去了( ;´Д`)

珈贝儿:

谢谢大伙伴们哈哈哈

爱炒饭的zy先林:

感谢小天使们的支持!哭提提

不明粘液DT:

超形象了(暴哭
谢谢给我点赞的天使们

歼霪洗脑:

恭喜发现奈吹:

是我了是我了很形象了……

Laceration:

《亲爱的读者,谢谢你们》
我想说的话,都在图里了
丑丑的,请不要嫌弃

开放转载(*'へ'*)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

微博也有发,在这里丢个地址


[前程]

雨夜里的血泪化作连绵不绝的思念
断断续续的放纵沦为细水长流的哀歌
用你的眼睛看见深渊
但我并不会苟活于世
在那之后,我用忍耐编造故事
你走之后,甜食不打算戒了

小南纸上

长门为心上人折了白色玫瑰花
干柿鬼鲛放下手中的甜食
宇智波鼬用空鱼杆钓鱼
迪达拉想让傀儡开口
赤砂蝎吻了粘土鸟
角都准备好仪式
飞段打工回来
绝自言自语
阿飞爱哭
弥彦啊
也在

想画以距离为主题的画 有什么美好的脑洞呢

画画好难 不画了
画画好慢 不学了
给lof的太太们送膝盖

一个临摹 神态和构图有改动
图源 山大王今天拒绝做鬼畜的微博
呃 怎么竖起来了qwq...

想当宇智波鼬那样的哲学生或者迪达拉那样的艺术生
但是我的实际专业是学习辛辣天sei
(不过 佩恩真的好帅)

Repo of [基佬向导Gay Guide]

原文
http://jzscorpion.lofter.com/post/1d0ee374_a834ad3
@惊蛰Scorpion  著
(第一次发链接似乎不太行 评论里有!!!)

其实6月就已经差不多写好了 没想到拖延症这么严重 想起来吹爆蝎迪太太的任务还没开始做 假期已经过去一半了。。。我错了。
折青太太是我非常喜欢的 很有原则的 低调的写手 追求文章质量, 用字精准,会觉得写得用心生动,以及有“还能这么写吗”的感叹; 人物立体;文风轻快适合治愈内心√也是十分优秀的司机(非常带感emm)。她的养小孩系列写了很多,还有性机器,长青,逃,蛇蝎美人..具体可以戳主页看一下
她笔下的蝎非常符合原著。我个人认为攻视角很难写 然而她的文就大多是蝎为主体 可以说折青太太非常了解蝎了√喜欢看同人文的话这一中篇基佬向导可以加深对蝎的了解了 是现代设定 艺术家和总裁的双重身份 迪达拉是孤儿高中生 也许平行世界里的他们应该就是这样了吧√
故事的一切从认识小南开始,接着同意了和带土创业“晓”,几年后逆生长大叔赤砂蝎难以拒绝总裁带土的请求“帮我看看我收养的弟弟是不是真的喜欢宇智波鼬”他的花式打脸开始了,那个金发小孩给了某蝎太多意外。讨厌孩子的工作狂和经历复杂的高中生会碰撞出什么愉快的火花吗?并不会,大概是x情的火花。








接下来就不剧透了 而是个人对一些细节的(过度)理解 求大家先看原文再来! 🙇🙇因为真的很影响阅读体验
(引号里都是凭印象写的)
┕“都是孽缘了”
蝎的性格应该喜欢小南的类型 小南就像初恋一样的存在让他向人群向情感迈出第一步  然而他的清高第一次挫败之后青春从指缝间溜走 这一路走下来却爱上他自认为完完全全不可能喜欢的迪达拉。事情之古怪让他思考因果,他也不清楚从欣赏小南出发 打炮 出柜 最后会到了迪达拉。规律难以解释,条件错综复杂,生活无常如常吧,孽缘二字糊安慰自己。
┕“可以和人上床 却不愿意和人吃饭 即使应酬也只是喝酒 对着一大桌山珍海味不动筷子”
蝎底线清晰,性开放却也性冷淡。因为蝎并不擅长表达爱情,从小当好学生一路到总裁,理智如他,如果看见小南让他第一次偏离轨道,那么第二次就是某迪了。作为艺术家他对另一半要求很高,其实也是对纯粹感情的重视。
然而为什么性开放,其实这是极端缺爱后的对性的轻视。性也许可以成为爱的仪式与证明,然而蝎没有爱情(他甚至没怎么体验过亲情友情),性就如同吃药睡觉一样平淡了,所以他性开放的同时也是性冷淡的。
┕“对着电视里黏糊糊一团动物吃完晚饭 看一会儿书就睡觉 生活极其规律”合理私设 :
自律到极端的人对动物性的自由有一股憧憬或者享受。 让我想到一个短篇小说 大概是讲现代社会压力大一个艺术家/哲学家/精英/成功人士喜欢在母鸡堆里过买傻的瘾 然而自省精神不够(或者说性格不喜欢刨根问底)的蝎并没有意识到为什么他喜欢动物。这也就可以解释表面上长的像小动物一样的迪达拉让他动心 两者互补中和 非常和谐的艺术。
┕“蝎发觉迪达拉不是在客气 而是真的在担心会添麻烦”迪达拉神秘性格 :
迪达拉表面可爱其实非常成熟 例如惊人的成长/觉悟速度 自省能力 逻辑思维 不希望麻烦别人 在乎给别人的印象 社交能力其实很强  等等。孤儿设定所以一样有缺爱的经历,但失而后得使他的性格比得而后失的蝎开朗一些;但却也没多open ,和人的距离还是保持到位,界限清晰。 有想法也有行动 但果然小孩子的冒失尚未剔除。
┕“良好的自控力让他没说出什么不雅词汇”体现一个人素质的时刻:
脾气有多爆,自制力就有多强,可以想象这种人给人的感觉。不太敢接近却难以讨厌。 当然,触碰过蝎底线的见过他心狠手辣的一面的人不这么认为。
┕“回了句淡淡的没事就绕过去继续走”还是体现一成年人的素质:
几周下来和讨厌的人接触再加上身体不适,坚持严谨工作也要消耗精力心力,在脏乱差环境里被撞了还不当一回事,可见本性暴躁的人的真正成熟与气度。

差不多就是这些了...
所有(?)总裁文(?)里面最喜欢的是这个了,笔法娴熟地花式描写蝎个人的风格,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工作社交,都让蝎非常立体,让我读完肃然起敬的感觉大过了甜蜜过瘾:我也想当总裁攻x干练容忍的成年人.
这一篇后续其实可以想象了,文章到这里已是不俗,如果要强行添加其实有点困难。所以大家就不要催更这篇了吧√
蝎迪圈里一些历史久远的文章文章都非常但是 人!太!少!冷圈里很多优秀同人作品都值得更多的称赞和关注。我有空会继续安利的 是希望大家能看到它们 点个红心蓝手 支撑一下
总之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篇文章 喜欢作者折青❤(逗比老司机!只要998!)

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

有些地方没有说清楚不好意思😭....催不催更只是单纯想说别多加压力这样的 不是说就不要期待了 说到期待的话怎么可能没有呢✨✨
个人理解会和原作的想法有偏差是肯定的 我做好了被作者们笑话的心理准备w 所以大家随意看看叭 希望对大家阅读体验没有负面影响!(啊 请先戳链接 谢谢你们🙏) 如果有不同意见说出来√ 当然一切都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 如果感到不适我会删的
第一次写repo深感抱歉 感谢大家对新手的包容看到这里!!!

蝎迪短篇『改曲』

又名艺术家应该如何艺术地表白 文末彩蛋不要漏啦

迪达拉是如何出现的,如今回想起来,如果我那天晚上没有逗留在琴房翻找一首歌的谱子,而是像平常那样到楼顶上吹风,就不会有今天的事。我的耐心向来不好,这一点我明白,找东西简直是浪费生命。可是那天的星空干净得像极了某首歌的前奏,我趁着兴致未退重新打开琴盖摸索,完整地写出谱子才发现几乎整栋艺术楼都黑了。我把书包放好开始弹第二遍,眼角就出现一个人影。迪达拉就这样出现在我的生命里。
我不明白那天怎么了,自己会在背谱的时候察觉到他人存在。我非常讨厌有人打断我的练琴,尤其是当时我看到他那微张的嘴巴都要流出口水的样子,仿佛下一秒还要吸个鼻涕。戛然而止的琴声提醒我集中注意,他眨眨那只清澈的蓝色眼睛表示不好意思,然后还咽了个口水换上认真表情,趴在我前面的琴上,肩膀耸起,胯顶出去,表现出和表情完全不和谐的调皮。
┈┈┈┈┈┈┈┈
艺术楼有一个朱红色的旋转楼梯,我在上楼的时候时常抬头看漩涡中心的淡蓝色天空。玻璃用于挡雨,于我而言它只是使这栋楼更像一个镜头,对浩瀚无比的天空进行断章取义。而我作为井底之蛙丝也毫不对外面的世界感兴趣,我只希望每天风和日丽。
风景如果太好,会希望有人站在画中帮我画龙点睛。我停下脚步没有说出什么,盯着楼上的某处看,身旁的人便突然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楼上,不一会儿就在我眼神停留出冒出一个脑袋。
“你走得太慢了,我腿痒痒想跑会儿,嗯。”
……完美的位置。光线、构图以及他的笑容,都是完美的。我几乎都要相信他是故意的,同时脑子里一个快门声,自认为这一刻定格成永恒是因为艺术以及与艺术家的共鸣。
“放学陪我去楼顶吹吹风吧,学长。”
没想到他也有这种爱好。他的长发从肩膀上滑下来,垂在半空中摇摇晃晃。他趴在栏杆上,肩膀耸起,即使墙壁挡着,我也知道他顶出的胯。

放学后天已经黑了,我看了看表,如果不想第二天睡迟的话可以陪人半个小时。我跟在迪达拉身后看着他的长发发呆,不知不觉就走到黑洞洞的公共车库。
缓冲带扎着我的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迪达拉今天格外反常,走在我前面一句话不说。我百无聊赖,注意到身旁一块被照亮的墙壁忽闪忽闪的,就扭头过去看见远处一个坏掉吊灯,旁边的晾衣杆挂着网格内衣。
“这种地方也有人住。”我不得不抱怨,这里实在脏乱差。
“嗯,不知道吧。”
“所以说好的楼顶呢?”
“要听到美妙的风声,这里是必经之路,嗯。”
果然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。
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
收回眼神,难得认真地在弹琴前深吸一口气。不知道是因为心事重重,还是最近寡言少语;总之就是想好好讲一次话,不管是用嘴还是用手。从我是我父母的孩子讲起,讲到自己一个人买的生日蛋糕有多好吃。从母亲的催眠曲讲起,讲到楼顶风声的动听。
讲着讲着琴声开始抽泣,那人却给我打起鼓点,我不依不饶继续弹着重低音,企图盖过他的轻佻。结果他还给我吹起口哨。
这人什么耳朵。
曲终,我气到头晕。我试图冷静:两个人分开来演绎自己的艺术或许都是好的,只不过合作起来不太愉快。但我还是重重地合上琴盖,碰撞声回音未散便打算远离那个傻逼,结果他说了一句话让我思考至今。
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
“你那天弹的,我想帮你改改。”
迪达拉的话打断我的回忆。公寓楼层很多,电梯还没停下这个急性子就开口说起来。当然也可能是因为电梯里狭窄的空间让他感到已经安全。
“你应该很喜欢那首歌的前奏,所以我打算改改后面,嗯。
“我知道你要改成大调,我不会同意的。”门开了,我虚虚掩着电梯门让他走在前面,“你知道小调给了我近二十年平静。”
楼顶的风声呼啸起来,他的金色头发胡乱晃动,像极了摇曳的火烛。他突然转过头看着我,似笑非笑。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表情,我是说,我不懂他到底想表达什么情绪……他今天太反常了,我都准备好了吵一架的,而他的孩子气却被什么给压制了,努力为一场仪式表现着成熟似的。
“我不会那样做的。那样你的艺术会面目全非。
“要加鼓点,这是属于我的元素。嗯。
“最好要有和声。我们一起写。
“你唱不上去,但是没关系我可以练高的部分。
“我……说完了,嗯。”
他把头埋得很低,手指反复揉搓着。我看着有些迟疑,有些明白他为什么紧张:之前,若有一个人想来和我合作出翻唱,我只会觉得他滑稽。喜欢的音乐就和自身阅历一样,和别人有什么关系?我愿意演奏我钟爱的音乐,有时随之吟唱,但只能是我一个人的表演;我能熟悉每一个音节,就像如数家珍地对待过往的每一个细节,而观众都各有各的过度理解,更不要说合作者能有什么让我满意的提议。我一人即可圆满,孤独才能孕育永恒……我将永远与艺术相伴。
但如果我那天晚上没有逗留在琴房翻找一首歌的谱子。
“真的说完了?”
“嗯。”
“你想好了。和我合作并不会愉快的。”
“会的!嗯!!”迪达拉竟然着急了,刘海跳动,他吼起来:
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
“沉溺于过去的事情,无论它们是伤痛还是幸福,都是最毒的毒药。”

迪达拉在我身后平静地说出一句话,我就可耻地停下了逃离的脚步。
有时候我也怀疑在艺术上追求永恒是否只是出于年少无知,毕竟永恒的东西大多抽象冷淡;有时候我隐隐感受到黑暗的保护有些荒诞,但我不敢背叛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思想框架――艺术观念这种东西,像情感一样一厢情愿、自作自受――所以即使我依旧痛苦万分,也从不怪罪于我的信念,只是楼顶上吹风。如果我中途放弃追求永恒,可能是因为从楼顶的风没吹开脑子里的乱麻,让我做了一个自由落体。充满不确定的生活让我对周遭充满敌意,我只等待次日风和日丽,让我重新追求我的答案。
可是有个人听懂我在弹什么,还把黑暗的保护壳敲碎一个洞。我与他很自然地成为知己,这个洞就越来越大,漏进来的光线就越来越多,是他的发色。
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
“沉溺于过去的事情,无论它们是伤痛还是幸福,都是最毒的毒药!”迪达拉在我面前瞪圆了眼睛,“我觉得,你要改改,你要和我在一起,我们一起努力会快乐的,老子刚才讲的话你他妈听不懂吗?嗯??”

我只觉得风声都成了他沙哑嗓音的衬托。

旧曲开始在我的脑子里变异,这我感到不安,于是急匆匆说出一句话来填补抽泣一般的孤寂与索求。

“我等这一天好久好久。”

迪达拉的出现么,如今回想起来,如果我那天晚上没有逗留在琴房翻找一首歌的谱子,而是像平常那样到楼顶上吹风,就不会有今天的事。我的耐心向来不好,这一点我明白,找东西简直是浪费生命的事情。可是那天的星空干净得像极了某首歌的前奏,我趁着兴致未退重新打开琴盖摸索,完整地写出谱子才发现几乎整栋艺术楼都黑了。我把书包放好开始弹第二遍,眼角就出现一个人影。迪达拉就这样出现在我生命里。

┈┈┈┈┈┈┈┈羞耻后续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

赤砂蝎在后来的每一次经过关东煮店,都会怀念迪达拉所住公寓的地下车库。从两人隐没在阴影的那一刻起,只属于他们的短剧便开始。第一次他们只是一前一后的走,第二次并排,第三次手就牵了起来,第四次蝎扶着迪达拉的腰,第五次蝎的手已经开始不安分地开始乱摸。第六次蝎说,我们不要上去了,你就在这里陪我一会儿。

“这么直白的吗旦那,啊不是,我没拒绝啊这里灰尘好多我们只有半小时……
“我是说现在光天化日啊不灯这么亮,你倒是说话,唔……
“那里个角落比较有氛围不是吗,我没有事先想好……靠变态、啊!
“脚碰不到,碰,碰不到地板……
“停下,那边有辆车在动了,你暂停一下,被发现就不好了……你慢一点……”

赤砂蝎说  我等不及了